English Version

首页» 新闻公告

【千人系列报道】千人学者之侍乐媛:优化管理治浪费

侍乐媛的办公桌上放着一捧鲜花,是学生刚送来的教师节礼物,她不断感慨:“我们这些孩子,特好。”随即又找出一封邮件,说是大一的孩子对课程的反馈信息,满脸的成就与幸福。大教授的心满意足来得实在简单。 

侍乐媛老师聊天很舒服,说者喜怒哀乐毫不掩饰,听者也自在舒服不必揣测。作为工学院工业工程与管理系的当家人,她有系主任的雷厉风行,有教授的科研热忱,亦有为妻为母的居家贤惠。 

“感恩、责任”是她始终信守的四个字。

侍乐媛教授

一辈子活在责任里 

从哈佛毕业的侍乐媛,学应用数学,做优化管理,持威斯康辛大学终身教授之职,生活平顺。却在最安稳的时候只身回国,加入到北大工学院,经历了人生最辛苦的两年。 

谈起白手起家建设工业工程与管理系,侍乐媛的解释很简单:“一方面是希望报效祖国;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看重陈院长,我们是同类人,有激情,也想干事情。”话语中有一代人的家国情怀,也有守承诺讲义气的豪爽,“我说3年之内要做好,那肯定要给他交差。” 

许诺易,践行方知艰难万重。侍乐媛要承受白手起家的艰苦,更要面对建设一个系的繁琐。两年的时间,她招人、建课程体系、办行政手续,熬夜到4、5点是家常便饭。有一次头疼高血压,硬撑着没吃药,竟也顶过去了。对侍乐媛来说,再重的担子也必须扛起来:“我把学生招进来了,老师也招进来了,怎么能拍屁股走人,让别人怎么办?” 

强烈的责任感源自童年时代。文革的时候,侍乐媛只有十一二岁,父亲被关了牛棚,母亲下了干校,哥哥姐姐去了农场,她自己守在家里,会做饭,会做衣,照顾自己,有时候还能省下面粉和糖,招待其他小朋友。独立是她的底色。 

岁月流逝,独立的小女孩成长为行事果断的女强人,在很多人眼里,侍乐媛就是风风火火的代言。在学院领导会议上,清一色工科男的行列中,她就是绿叶丛中一点红,略带沙哑的声音掷地有声,说成绩,也诉苦处,“我是个特不愿意求人的人,这两年,求了不少人,工学院的很多老师们都给予我很大的帮助。”

但幼时的经历赋予了她坚持的信念,她说从没后悔来工学院,“不管在什么岗位上,我都能做精彩。我信奉活得精彩,活在今天。”

我就是管浪费的

侍乐媛经常这样介绍自己的研究:“毛主席说要管贪污浪费,我就是管浪费的。” 

管浪费的关键,就是要把问题量化,用侍乐媛的话说,只有量化才能规范化,规范化才能优化。她所致力的工程管理正是一种量化的管理方法,寻求最佳的方式实现系统优化。比如说,工厂来了订单,因为涉及多方面的因素,往往无法确定什么时候能完成生产,也很容易造成时间和资源的浪费。而通过优化系统管理,则可以使生产过程具有可控性,也就是她所说的:“以前出了问题找问题,现在没遇到问题之前,我就可以告诉你该怎么走,可以防错纠错。”这不同于行政管理的宏观掌控,这是对具体操作的把握。在她心中,做理论研究的人不应该满足于“生产实际做到要求的最好”,而是应该做到“清楚地明白到底可以做到多好”。 

谈起工程管理就滔滔不绝的侍乐媛,当年并没有坚定要走上科研之路的概念。作为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生,她从小喜欢数学,也屡次在数学竞赛中勇夺第一,满心期待学有所用的她,选择了应用数学专业。哈佛博士毕业后,侍乐媛的很多同学去了华尔街,她也本想踏入金融圈“挣大钱”,可当时大女儿还小,考虑到华尔街没日没夜的工作顾不上孩子,一个母亲为责任所绊,于是安心做了研究,找了教职,一入学术门,所思无他物。 

做研究近二十年,侍乐媛最知名的成绩是创建了大系统优化的嵌套分割法(NP),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优化技术引擎,并先后在一些大型企业得到应用。能够看到企业因为优化系统管理,有更优秀的成长,是她成就感的来源。 

回国之后,结合国内的形势,侍乐媛对自己理论的可用性不断进行着调整。她认为,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,很多企业过于重视量的累积,而忽视了质的深度挖掘,而进行优化管理,是今天企业提升所亟需的。 

然而,由于很多国企都曾为所谓的信息管理系统所困惑,对这些西方的先进方式多有质疑,转化思维需要一个过程,侍乐媛又成了“布道者”,她从不放过宣扬自己理念的机会。但是,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,非一人之力可行,也正因此,侍乐媛投入巨大的心血在工业工程与管理系的建设上。她希望能培养一个团队,能有国内高校之间的合作,以创立一套中国自己的管理体系,产生可以流传后世的工程管理思想。

上得厅堂,亦下得厨房

侍乐媛在工作中干练霹雳,生活中别有风采。 

作为系主任的侍乐媛,往往是庄重的,很少化妆,衣着素雅,而翻看她的照片,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。舞会上的她,头发微卷,穿美丽的旗袍,和丈夫共舞,笑靥如花;旅程中的她,活力十足,或滑雪或游泳,足迹遍及世界,与家人一起,惬意十足。

侍乐媛的多面远不止于此。她喜欢设计,威斯康辛的家就融入自己的设计于其中;她喜欢香水,出差在外都会采购,说跳舞的时候要喷一点,而今香水也派不上用场,于是纷纷送人;她喜欢红酒,虽然家里柜子中的红酒早已未尝;她爱交朋友,往往呼朋唤友办大Party,早年在国外大学,还成立了第一个中国教师俱乐部;她爱做饭,也烧得一手好菜,系里很多老师和学生吃过侍乐媛做的饭,纷纷赞不绝口……工作之外的侍乐媛,也是丰富多彩。 

唯一让侍乐媛觉得对自己不满意的地方,是对小女儿的亏欠。这两年在北大的工作,难以兼顾对孩子的照顾,尽管孩子没有抱怨,身为母亲,她还是心有愧疚,但是每当看到女儿的照片,侍乐媛有些沙哑的声音都多了几分可爱,像粉丝看到心中偶像似的,指给记者看:“哎呀,看,这是我们家女儿。” 

听着侍乐媛的故事,只觉得这是个豪放的性情中人,有中年人熏陶出的生活情调,亦有年轻人为梦想一搏的激昂与热情。 

如今的工业工程与管理系,有了管理科学与工程、系统控制、药物信息工程三个研究方向,也建起了管理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博士点,侍乐媛希望能继续引进骨干教师力量,也希望料理好系里事务的同时,能再回到研究的小世界,为自己做点事。 (采访于2011年教师节)